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英超 >正文

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162章 同学会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来宾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看着面前开的灿烂的蓝色妖姬,段飞心中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面还坐着一脸气鼓鼓的欧阳玉凤,欧阳玉凤长的不错,再加上身材性感和这两年在社会上的锻炼,显得优雅而有气质,虽然不能和云诗彤高贵如女神一般让人仰望,可是比起一般的那些自认为漂亮的白领着实上了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男人的眼球,现在也是一样,咖啡厅里不少中午扯淡的男人不断的将眼光看向这里,同样奇怪的看着段飞,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对这位大美女做了什么,竟让这么漂亮的大美女气成这样,连形象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段飞更郁闷,他是被欧阳玉凤直接拽进来的,原本想去另外一家都不行,好像生怕他会凭空消失似的,最纠结的是欧阳玉凤竟然拽着他又坐在刚刚跟云诗彤“约会”的桌子。

    “欧阳玉凤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,怪吓人的。”段飞有些歉意,又有些别扭。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欧阳玉凤抱着肩膀,胸前两团胀鼓鼓的肉球都被挤压变形了,一双原本就是大的眼睛更是瞪成了乒乓球,恨不得把自己吃了似的。

    尤其让他受不了的是咖啡厅里那些客人看向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他妈冤枉啊,老子真的什么都没对这女人做啊!

    段飞真想站起来给那些好奇的大叔大妈解释一下,可是一看欧阳玉凤那火辣辣的眼神,干脆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,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“吓人?你也会害怕吗?”好像是上辈子跟段飞有仇的欧阳玉凤冷笑一声,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,用一根春葱似的手指头点着段飞的额头:“那你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,为什么一个电话也不给我打?”

  天津儿童羊羔疯医院哪家好  “我……”段飞一看欧阳玉凤的眼神,心中惭愧,可还是装出一本正经的神色:“我忙啊,这几天我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忙?你一直忙着泡妞吧。”欧阳玉凤不等段飞说完便冷哼一声,重新抱着双肩对段飞怒目而视,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。

    段飞一阵蛋疼,干脆懒得解释了,估计就算自己解释的再圆满这女人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您点的咖啡……”就在此时,服务生走过来将一杯卡其若放在欧阳玉凤面前,送咖啡的服务生正是先前被段飞吓到的女孩,放下咖啡后,害怕的看了段飞一眼赶紧跑开。

    女孩类似逃跑的动作让段飞一阵无语,心说老子钱都给你了,你还这么怕我做什么?

    “哼,连一个服务生都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。”欧阳玉凤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汗!”段飞更加蛋疼,如果眼前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同学,还是快十年没见过,他早就拍屁股走人了,要是对方敢拦住自己他不介意将对方连皮带骨头吃干抹净了再走,女人都是欠扁的动物,你越是对她谦让她就越是得寸进尺,以前段飞还不觉得,不过今天算是彻底的领教了欧阳玉凤的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你汗什么汗?难道我说错了吗?你自己说一下,快八年没见了,好不容易见到我们我还专门给你留下了名片,你怎么都不给我个电话,害的我每天都要跑到这里来逮你。”欧阳玉凤依旧气哼哼的。

    “小凤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小凤,我跟你很熟悉吗?”欧阳玉凤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靠。”段飞心里暗骂,不过自知有愧,只能陪着笑脸:“欧阳玉凤,我不是故意不跟你联系,实在是上次我回去洗衣服不小心把名片给洗了,所以……”

 &n长治公立医院治疗羊羔疯bsp;  “真的?”欧阳玉凤鄙夷的看着段飞,冷笑一声:“没想到你连这么垃圾的借口都想的出来,你当我是傻子还是白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段飞满肚子纠结,从学校时就知道这欧阳玉凤不好惹,却没想到出了社会后更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清楚,我懒得听你解释,我只知道,我和妍妍苦苦等你的电话好几天都没有等到一个,我还好说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也没给你好脸色,你怎么对我无所谓,可是你这么对妍妍,你良心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飞欲言又止,满脸苦笑,低头点上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“段飞,小凤。”一声娇滴滴的呼唤,从咖啡厅门口走进一个气质婉约的柔柔美女,白衬衫,紧身的小半身黑西装,同样的黑色筒裙,没有穿丝袜,蹬着一双细高跟凉鞋,身上下透着一丝时尚,与欧阳玉凤的冷艳不同,谢妍的外表便给人一种妩媚婉约的气息,好像是图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女,知性、舒雅。

    “妍妍,你总算来了,你知道刚刚我质问这个家伙他说什么吗,他竟然说不小心把我的名片放在洗衣机洗了所以才不给我电话,这么垃圾的借口你信吗?”欧阳玉凤好像诉苦一般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信了,段飞以前就慌里慌张的,钱包都丢了多少次,洗个名片有什么奇怪的。”谢妍微微一笑,坐在欧阳玉凤身边,对着段飞微微点头后便迅速的转移目光,似乎不敢和段飞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“妍妍,你……”欧阳玉凤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的死党闺蜜,有些气结,她原本是为了找段飞几次跑到这里堵他,此时在闺蜜前诉诉苦出口气,却没想到闺蜜谢妍想也不想的直接一榔头砸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凤,你还是那么急躁,呵呵,别生气了,喝点咖啡。”谢妍不敢看段飞,反而对着欧阳玉凤笑了下端起咖啡递给她,试图帮助段飞解除河南省登封市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困境。

    欧阳玉凤狠狠的喝了一口咖啡,哪里有一点性感美女的觉悟,然后在段飞和谢妍的脸上仔细的盯着,足足看了两分钟,忽然无可奈何的摇头,近乎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:“以前我还不相信他们的谣传,现在我绝对相信,你们两个真是一对狗男女。”

    “小凤,你,你胡说什么呢?”一句话说的谢妍脸色通红,瞪了身边口无遮拦的好友一眼,歉意的看向段飞刚想解释什么,却见段飞脸色不变,根本好像没听见一样,谢妍松口气,不过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我什么都不说了,我知道在你眼里他做什么你都能帮他找借口,真不明白,这个混蛋有什么好的,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花花大少,每天就会盯着漂亮女生的大腿吹口哨,要我说现在他也好不到哪去,第一次见我就盯着我的大腿,根本就是个流氓。”欧阳玉凤嘴里嘟嘟囔囔的,不过却并未再针对段飞质问,一个人默默的在边上品起了咖啡。

    谢妍伸手偷偷在好友的腿上捏了一把,让这个闺蜜不要再胡说八道,一颗心却蹦蹦乱跳,不安的看了段飞一眼,充满歉意:“段飞,你不要介意,小凤就是这样的人,说话比较直,再说,她这么直来直去也是因为咱们都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。”段飞靠在沙发上,瞥了一眼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欧阳玉凤,心说自己要跟这女人制气估计早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的,呵呵。”谢妍开心笑道,好似解开一个心结:“其实你不知道,小凤这两天为了找你可是费了很大的辛苦,你不给她电话,她每天都要跑到这里来等你,试图再遇见你,现在终于见到你了想跟你抱怨两句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找我?有什么事吗?”段飞原本不相信欧阳玉凤的话,以为是她自作夸张,不过谢妍一说他不得不相信,心中有些奇怪,自己虽说跟欧阳玉凤是老同学,可是关系不怎么样,确切的说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这个欧阳玉凤可是看自己相当的不顺眼,晚上睡觉有时会起来哭,说梦话,眼晴睁大着,请问这是不是癫痫病啊?如果不是谢妍在一边说和,估计这女人每次见自己都能骂上一顿。她这么迫切的找自己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小凤没跟你说吗?”谢妍奇怪的看看段飞,更加奇怪的看看身边独自喝着咖啡的闺蜜好友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段飞奇怪的问道,又瞥了一眼对面的欧阳玉凤,却见那女人面无表情的瞪了自己一眼便看向窗外,直接将他无视,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谢妍看出段飞并不知道,微微一笑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上次在这里遇见你回去后,小凤便想出召集一次同学会,后来便确定下来,开始联系以往的同班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谢妍一边浅笑一边将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,原来上次在咖啡厅遇见段飞后,欧阳玉凤回去便十分激动,毕竟这个段飞是曾经班级里最活跃出名的家伙,虽然高中都没上完就跑去当兵了,而且一消失就是七八年,但是段飞在班级里的名声还是很大的,班级在毕业的时候不少人还说起他。如今好不容易见到,便想起了召集同学会。

    其实高中班级的同学会每年都会召开,开始还好说,毕竟都是一个班级的老同学,参加的人很多,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尤其是在同学们大学毕业走出社会之后,召开高中同学会便有些力不从心,即便是有热心人召集,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少,一些同学之间虽然还有联系可是却远不如从前,明显的分出了高低远近。

    欧阳玉凤虽然对曾经的老同学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,不过却是一个重感情的人,否则也不可能和谢妍这么多年始终在一起成为莫逆闺蜜,眼看着昔日的同学走的越来越远,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情谊,便想趁着段飞出现这个由头召开一届同学会,毕竟,段飞这个家伙虽然很不堪更连高中也只读了一年多就去当兵了,可是这个家伙当时实在是有名,没准借助他的出现这一次的同学会可以多召集回一些人也不一定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